• 重庆律师法律事务服务大厅
  •  ENGLISH
  •     |    
  •  律师微网
  •     |    
  •  律师微信
  •     |    
  •  律师微博
  • |  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判例 > 商事合规 > 正文
    律师检索 :
    重庆巫山县供电公司触电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
    CQLSW.NET   2010-01-14   信息来源: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作者: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核心提示: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的关键是肇事线路的产权界定,这之中涉及国务院找农网改造问题。就本案而言,没有依据户表改造规定界定产权,而是一种推定的方式界定了产权。因为,抄表收费这些事实行为,并不当然的默示为拥有产权。我国现行民法通则规定,产权的移转要件一是相应意思表示,二是交付。

    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9)渝二中法民终字第13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重庆市巫山县供电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洪涛,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董健成,重庆抉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龙云菊,公司职工。

    上诉人(原审原告):史代菊,女,汉族,巫山县人,学生。

    法定代理人:史万华,史代菊之父。

    委托代理人:陶朝刚,重庆精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巫山县大发电力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大华,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刘云,该公司职工。

    委托代理人:范兴平。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巫山县竹贤乡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唐述德,乡长。

    委托代理人:唐述宪,重庆抉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巫山县竹贤乡石沟村民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李世荣,主任。

    上诉人重庆市巫山县供电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供电公司)、史代菊因触电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不服巫山县人民法院(2008)山法民初字第48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审理查明,史代菊系农村户口。2008年3月15日,史代菊在巫山县竹贤乡石沟村二组龙洞沟(小地名)袁翠坪家门前踢毽子时,毽子飞到距大门二米多远的变台上,变台高度未达到《农村低压电力枝术规程》规定的柱上安装或屋顶安装的配电变压器其底座距地面不应小于2.5米的要求。由于变台较低,变台台面距地面高度约1.6米,史代菊爬上变台捡毽子时被变压器电击烧伤。史代菊受伤处变压器为柱上安装。同日,史代菊受伤后被送往巫山县人民医院治疗,入院诊断为:全身多处电烧伤;左上肢电流烧伤;左腕管综合症;面颈部电弧烧伤(深Ⅱ.度约3%);左腕、手指、肩背部电流烧伤(Ⅲ.度约2.5%)。同月31日在全麻下行左肱骨髁上截肢术,住院32天,共花医疗费7932.90元。治疗终结后,史代菊头面部有大量瘢痕形成、左耳廓严重缺损。2008年5月15日,重庆市巫山县司法鉴定所以【2008】医鉴字第047号鉴定意见书评定史代菊左上肢损伤伤残等级为五级,左耳廓损伤伤残等级为十级,史代菊左上肢安装假肢费用一次性约12000元,二年内需修理一次,五年需更换一次。供电公司对巫山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中史代菊左上肢假肢安装的评估费有异议,于2008年6月18日申请重新评估,本院组织双方共同选定重庆市渝东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重新评估。2008年7月17日,重庆市渝东司法鉴定中心作出渝东司鉴中心【2008】医鉴字第402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其鉴定意见为史代菊左上肢电烧伤行左上臂截肢术,可安装国产普及型上臂假肢,一具假肢费用约需人民币12000元左右,每五年更换一次。

    竹贤乡下庄电站于1979年投产发电,属于集体所有制企业。史代菊受伤处变压器始建于1999年。2000年3月18日,竹贤乡人民政府竹决定将下庄电站以十五万元的价格拍卖给陈大华经营管理。2002年10月16日,竹贤乡政府与陈大华签订下庄电站《买卖协议》,竹贤乡政府将竹贤乡下庄电站的所有权有偿转让给陈大华。2003年5月6日,巫山县大发电力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发公司)注册成立,法定代表人为陈大华。自此,大发公司对竹贤乡片区电力网络进行经营。为全面落实“城乡同网同价”,巫山县电煤局组织供电公司和大发公司就网络移交等相关问题进行协商。2007年12月29日,大发公司向巫山县电力煤炭局承诺,将所管辖的竹贤乡供电区域的电力网络、经营管理权移交给供电公司,请求安排与供电公司办理交接事宜。经巫山县电煤局协调,供电公司于2008年3月6日派员在史代菊受伤处变压器抄表记度,实际使用史代菊受伤处变压器。

    一审法院认为,竹贤乡政府将下庄电站的产权有偿转让给陈大华后,陈大华成为史代菊受伤处变台、变压器的产权人。2008年3月6日,供电公司派员在史代菊受伤处变压器抄表记度,这表明供电公司已经实际使用史代菊受伤处变台、变压器,并从中获取收益。因此,史代菊受伤处变台、变压器的产权已实际转移给了供电公司,供电公司对该变台、变压器进行管理。但供电公司没有尽到管理职责,对史代菊的受伤应承担主要责任。大发公司因产权已实际移交,不再享有事故线路、变压器和变台的产权和收益,不存在管理责任,故对史代菊的受伤不应承担民事责任。史代菊的法定代理人史万华对史代菊未尽到监护职责,对史代菊的受伤应承担相应的责任。竹贤乡政府、石沟村委会既不是史代菊受伤处变台、变压器的产权人,又没有法定或者约定的安全管理义务,对史代菊的受伤均无过错,不应承担民事责任。史代菊主张的医疗费7932.9元,护理费按一人计算为96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84元,应纳入赔偿范围。对假肢安装史代菊主张到80岁,计算为170400元,本院认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辅助器具的赔偿期限应计算为20周年。因此,史代菊主张的年限过长,其超年限的请求不符合法律的规定,本院不予支持。假肢安装费经过渝东司法鉴定中心重新评定,司法鉴定机构在征求假肢安装机构意见的基础上作出的鉴定意见即每次需12000元、五年更换一次,本鉴定意见客观可信,所以史代菊的假肢安装费应计算为48000元。被告方认为假肢安装费过高,且认为司法鉴定机构的鉴定结论不能作为假肢安装的依据的辩解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假肢维修费史代菊计算为(80年-9年)÷5年/次×2次×200元=5600元,本院认为重庆市渝东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没有维修费的评估,假肢安装费应包含维修费的内容,故对史代菊主张的维修费每次200元以及假肢维修交通费、误工费、住宿费的请求不予支持。史代菊主张残疾赔偿金按照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计算为3509元/年×20年×(60%+2%)=43511.6元,本院认为史代菊主张的残疾人生活补助费应当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一款第㈤项的规定,计算为20年×2527元/年(农村居民年生活费)×(60%+2%)=31334.80元。营养费史代菊主张10000元,医疗机构出具了需要饮食营养的意见,但无具体数额的说明,故本院根据史代菊受伤的实际情况酌情予以确定。被告方认为史代菊的出院病历上仅说明需要饮食营养,不应该支持营养费的辩解理由本院不予支持。史代菊主张鉴定费1000元,并出示了司法鉴定所收据,本院予以确认。对重新鉴定史代菊所支付的交通费810元,但只提供了680元的票据,本院对680元予以认可。史代菊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本院认为史代菊主张赔偿数额过高,本院将根据本案的具体情况和当地的生活水平酌情予以确定。被告方认为史代菊已经获得残疾赔偿金,不应该支持精神抚慰金的理由依法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被告方认为史代菊监护人存在重大过错,应不予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供电公司实际使用史代菊受伤处变台、变压器并从中获取收益,故大发公司认为事故线路的产权已经转移给供电公司,对史代菊受伤处变台、变压器没有管理义务,对史代菊受伤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供电公司认为下庄电站的产权没有转移给供电公司,对史代菊受伤处变台、变压器没有管理义务,对史代菊受伤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理由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支持。巫山县竹贤乡政府、石沟村委会认为,其不是史代菊受伤处变台、变压器的产权人,又没有法定或者约定的安全管理义务,对史代菊的受伤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一款㈠、㈢、㈣、㈤、㈥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十条、第十一条之规定,判决:一、由重庆市巫山县供电有限责任公司赔偿史代菊医疗费7932.90元、护理费96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84元、假肢安装费48000元、残疾人生活补助费31334.80元、营养费3000元、鉴定费1000元、交通费680元,合计93291.70元的70%即65304.19元;二、由重庆市巫山县供电有限责任公司赔偿史代菊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上列赔偿款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付清;三、驳回原告史代菊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案件受理费2873元,由史代菊负担2430元,重庆市巫山县供电有限责任公司负担443元。

    宣判后,史代菊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计算的残疾人生活补助费计算标准错误,应适用2007年度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残疾辅助器具的赔偿期限应按人均寿命74周岁计算,且应包括假肢维修的相关费用;交通费应按实际发生的810元计算;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太低,要求赔偿10万元;给史代菊的监护人划分30%的赔偿责任过高,划分10%的责任更恰当。请求二审依法改判。

    供电公司上诉称,上诉人是执行政府“城乡同网同价”的指示而对竹贤片区的供电网络实行抄表到户,并未对出事线路供电网络实际接收,原审认定事故变台及变压器已实际转移给上诉人的事实认定错误。请求二审依法改判上诉人不承担赔偿责任。

    大发公司答辩称,事故变压器和变台已移交给供电公司,其管理维护义务随之转移,电力资产的转移以实际交付为准,自己对事故变压器及变台只享有经营权而非产权;史代菊的假肢费用可以鉴定,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巫山县竹贤乡人民政府答辩称,请求维持原判。

    史代菊答辩称,大发公司系产权人,供电公司系使用收益人,双方均未尽到管理维护职责,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供电公司答辩称,原审认定的残疾赔偿金、辅助器具费用计算正确,交通费应以票据为准,监护人承担30%的责任恰当,精神损害抚慰金不应支持。

    巫山县竹贤乡石沟村民委员会未答辩。

    本案的争议焦点:一、如何确定本案的赔偿主体;二、责任划分是否恰当;三、具体赔偿项目计算是否正确。

    围绕上述争议焦点,各方分别复述了一审中的相关证据并发表了质证意见。

    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相同,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一、关于赔偿主体。经查,2002年,竹贤乡政府将竹贤乡下庄电站有偿转让给陈大华,陈大华于2003年成立大发公司对竹贤片区电力网络进行经营,为落实“城乡同网同价”,巫山县电煤局多次组织供电公司和大发公司就网络移交问题进行协商,2007年12月29日,大发公司也书面承诺将其管辖片区电力网络移交给供电公司,要求办理交接事宜。经巫山县电煤局协调,供电公司于2008年3月6日正式派人在史代菊受伤处变压器抄表计费,正式使用该变压器。根据双方提供的会议记录,为电力网络的移交,相关部门组织过多次会议,对移交协议也进行了修改,一致强调必须在春节前正式移交。2008年3月6日,供电公司已正式对该片区实行抄表计费收取电费。上述事实证明,在移交协议尚未正式签定前,相关资产已先行交付使用。供电公司作为事故变压器和变台的实际使用和控制人,从其接收之后就应对其尽管理维护之责。因此,供电公司以电力网络尚未签定正式移交协议而否认资产已实际交付,要求不承担赔偿责任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责任划分。供电公司作为事故变台及变压器的实际使用人和控制人,未尽到管理维护职责,对本次触电事故应当承担主要民事责任。史代菊的法定代理人史万华对史代菊未尽到相应监护职责,对史代菊的受伤应承担次要民事责任。其他各方当事人对事故变压器及变台没有法定管理义务,不应承担民事责任。一审根据本案实际情况作出的责任划分并无不当。史代菊上诉称其承担责任的比例过高的上诉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赔偿项目计算是否正确。1.残疾人生活补助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关于残疾人生活补助费的解释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关于残疾赔偿金的解释不一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本解释公布施行之前已经生效施行的司法解释,其内容与本解释不一致的,以本解释为准。因此,本案史代菊的残疾人生活补助费应按残疾赔偿金的计算标准计算,即应按2007年度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3509元/年的标准计算,应为43511.6元,史代菊的该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2.残疾辅助器具费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的规定,辅助器具费的赔偿期限应按20年计算,超过20年,如果史代菊仍然生存,则可依法起诉请求继续给付辅助器具费。供电公司对巫山司法鉴定所关于辅助器具费用的评估不服,要求对残疾辅助器具费用重新评估,重庆市渝东司法鉴定中心对此进行了重新评估,其评估的残疾辅助器具费用应当包含维修费的内容,但该鉴定结论中并没有需要维修的相关费用,因此,史代菊主张残疾辅助器具维修费用本院不予支持。3.精神损害抚慰金及交通费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的规定,精神损害赔偿的数额,应结合侵权人的过错程度、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确定,一审法院已充分考虑了本案的实际情况,酌情判决5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并无不当,史代菊要求赔偿1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关于交通费用,一审法院根据史代菊提供的票据认定亦无不当。

    综上所述,史代菊的残疾人生活补助费应予变更,其余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供电公司主张不承担责任的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巫山县人民法院(2008)山法民初字第482号民事判决第二、三项;

    二、变更巫山县人民法院(2008)山法民初字第482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由重庆市巫山县供电有限责任公司赔偿史代菊医疗费7932.90元、护理费96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84元、假肢安装费48000元、残疾人生活补助费43511.6元、营养费3000元、鉴定费1000元、交通费680元,合计105468.50元的70%即73827.95元。

    一审案件受理费的分担维持;二审案件受理费2873元,由史代菊负担400元予以免交,由重庆市巫山县供电有限责任公司负担2473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兰光华

    审 判 员 杨 超

    代理审判员 盛建华

    二○○九年二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张艳敏

    延伸阅读 重庆律师网络办公室 | 值班主持律师
  • 上一篇文章:漏电开关不“灵验”电死人命谁担责
  • 网友评论 查看本信息评论 | 举报
    重庆律师网信息,更多精彩在首页,点击直达
    司法判例
    刑事辩护受理
    刑事侦查辩护委托    审查起诉辩护委托
    刑事一审辩护委托    刑事二审辩护委托
    死刑复核辩护委托    刑事再审辩护委托
    诉讼仲裁代理
    买卖合同纠纷代理    借款合同纠纷代理
    租赁合同纠纷代理    房屋买卖纠纷代理
    建设工程纠纷代理    房产开发纠纷代理
    产品责任纠纷代理    网络侵权纠纷代理
    触电损害纠纷代理    铁路运输纠纷代理
    交通事故纠纷代理    人事仲裁纠纷代理
    离婚争议纠纷代理    财产损害纠纷代理
    不当竞争纠纷代理    网络域名纠纷代理
    特许经营纠纷代理    保险金融纠纷代理
    合伙企业纠纷代理    其他民事纠纷代理
    官网首页 | 行业分析 | 法治建设 | 业务研究 | 学术科研 | 公众服务 | 专业领域 | 委托指引 | 业务受理 | 法律咨询 | 法律援助 | 联系律师
    律师的甄别
    识别真假律师
    不要盲目相信“打关系”律师
    什么样的律师才是好律师
    律师的作用
    为什么需要律师
    律师告诉您官司打不赢的原因
    律师防控冤狱的积极作用
    律师能为企业做些什么?
    如何选择律师
    聘请律师的误区
    聘请刑事辩护律师须知
    律师不接待的五类当事人
    律师收费标准
    重庆市律师收费标准
    律师服务收费管理办法
    律师事务所收费程序规则
    发改委放开部分价格的通知
    委托流程
    委托律师办理法律事务流程
    律师执业范围
    重庆律师网法律事务受理中心
    法律事务受理
    法庭书状与合同协议定制
    法律解决方案设计与法律咨询
    单位个人常年法律顾问聘请
    律师催告函件定制
    All RIGHTS RESERVED © CQLSW.NET 2008-2019  |  重庆律师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下载任何信息,任何使用均得恪守《使用协议》联系方式  |  律师业务办理平台(重庆律师网上服务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