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庆律师法律事务服务大厅
  •  ENGLISH
  •     |    
  •  律师微网
  •     |    
  •  律师微信
  •     |    
  •  律师微博
  • |  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纪实 > 重案关注 > 正文
    律师检索 :

    张高平的救赎

    CQLSW.NET   2014-06-13   信息来源:网易   作者:网易订阅
    核心提示:编制打捞沉冤者的锁链,不是凭法治的进步,而需要靠个体宿命般无力的巧合,这或许是我们复盘这个十年冤案的目的所在。

    鲍志恒

    去往钱江三桥的路上,安徽少女王冬的性命被人打上死结。同样莫名其妙在死结里挣扎的还有重卡司机张高平叔侄。

    混乱与不测的2003年夏天。一种名为SARS的传染性疾病正扩散传播。各地成千上万的人因疑似感染紧急送医,数百人在严密封锁的加护病房里孤独地离世。

    安徽歙县亦进入紧急状态,各路口都设置了消毒站和关卡。

    5月18日晚,出城送货的重卡司机张高平和侄儿张辉在“老竹铺”小镇的检查站被拦下检查,他们和出租车、拖拉机、摩的混杂在一起排队,面容焦急,等候通关。

    重卡快要排到出城队列最前端时,一位乡邻突兀地叩开了车门,央求他们将同乡少女王冬顺路捎带至杭州(那是他们前往目的地上海的必经之路)。混乱和匆忙之中,女孩被推上了副驾驶的座位。谁也未曾料到,前路是一场诡谲的亡命之旅。

    行至中途休息,叔侄吃了晚饭,女孩下车买了一袋昌化豆腐干。到杭州汽车西站,已是5月19日凌晨1时30分。女孩借用张高平的手机联系了亲友,对方要他下车打的前往钱江三桥会面。

    出于善意,张高平表示可以将她捎带至离钱江三桥更近的艮秋立交桥。暗夜中分手时,叔侄俩给女孩留下了两个手机号和一个家庭电话号码。

    搭顺车的女孩并没有在张高平叔侄心中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迹,他们依旧在皖浙沪之间相同的路线上穿梭往返,喝酒打牌,跑车忙生计。

    直到4天后,再次送货返回歙县的张高平、张辉,被杭州警方抓获。地点正是“老竹铺”非典检查站。

    警方记录显示,5月19日上午,年仅17岁的王冬,陈尸杭州西站附近的留下镇东穆坞村。“头颈部反套黑色无袖背心,下身赤裸,仰卧在水沟内。”

    王亦文(1)

    叔侄联合奸杀同乡未成年少女的消息,在歙县小城疯传时,小律师王亦文正处于谋生的愁云笼罩中。

    是时,他拿到律师执业资格刚一年,妻子业已怀孕。调解各类民事纠纷获得的“律师费”微薄可怜,显然无法支撑孩子出生后的生计。

    张高平妻子找上门时,他嗅到了成名的契机,但其时他亦未做好思想准备,这件日后全国轰动的案子是如此棘手与艰难,竟需要耗尽茫茫十年辰光。他则意外地成为拯救张高平叔侄命运连环索链中第一个转动的齿轮。

    张高平妻子同样怀有身孕,她告诉王亦文,以往叔侄二人送货,她会时常跟车。张高平被抓那一天,她亦在车上。凑巧的是,捎带王冬的那天,她却没有跟去。许是造化弄人,从上海返回之前,爱干净的女人特地清洗了卡车坐垫,丢掉了可能洗脱丈夫、侄儿嫌疑的关键证据:5月19日凌晨,卡车驶出杭州城的收费票据。票据上的时间也许可以证明叔侄俩根本没有时间作案、抛尸。

    王亦文收取了5000元律师费,开始在歙县和杭州之间的奔走之路。

    第一次会见,王亦文即近乎绝望。除了埋头哭泣,这个被控强奸杀人的中年男人,几乎不愿回答任何问题。

    “如果有什么冤屈,可以对我说。”

    “我没做过对不起家人的事。”

    “你因为什么事被刑事拘留?”

    “不知道。”

    “需要我帮你什么?”

    “不知道。”

    “你妻子要我问你几件事。”

    “不管什么事,我都不知道。”

    “我从老家来一趟不容易,你总该对家人有个交代吧?”

    “我不知道。”

    “别哭。你这样,我回去怎么对你家人说?”

    “我没有干对不起他们的事,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一旁做记录的助理愣在那里,呆呆地看着张高平,钢笔从手中滑落坠地。门口不停踱步的警察,嘴角依旧挂着莫可名状的微笑。

    王亦文(2)

    2003年10月13日,王亦文于检察院拿到了杭州警方的起诉意见书。

    犯罪事实如是描述:“王冬借用张高平的电话联系亲友时,一旁的张辉听见对方无意立即前来接人,顿生邪念。他向叔叔提议要‘搞一下’,张高平默许了。于是,张辉抓住王冬的手,试图亲热。王冬反抗,张高平立即帮忙按住了腿。女孩发出求救的呼号,张辉一手掐住她的脖子……最终,张辉得逞了,女孩窒息而死。”

    王亦文觉得荒诞。在受熟人之托捎带王冬进入杭州之前的4个小时内,两人都没作案,偏偏在借手机给死者与其亲友通话后“邪念顿生”。

    他再次申请会见张高平。张高平已由浙江省看守所换押至杭州市看守所,反应与前一次大相径庭。

    “我是被冤枉的。”

    “为什么上次见你,什么都不说?”

    “那次是在‘省看’,有警察在,不敢说。说了,回去生不如死。”

    张高平露出了胳膊上密密麻麻的“烟疤”,随后讲述了从5月23日到6月17日的遭遇。不给吃、不给喝、烟头烫、吹空调、“站马步”、“吊大秤”、“金鸡独立”、牢头狱霸的折磨和恐吓……

    吊诡的是,当张高平的“认罪材料”交出去后,同号里频繁折磨他的牢头忽待他如同袍。

    王亦文向检察官提交了书面意见:“公安机关侦查活动存在重大刑讯逼供嫌疑,应对张高平身上的‘烟疤’进行鉴定,以确定系刑讯逼供所致。”不久,杭州市检察院将案件退回补侦。

    12月17日,忐忑不安的王亦文等到了承办检察官赵琳洁的电话,说,案件又移送至检察院,有关鉴定结果也已出来。

    第二天下午,王亦文的目光于赵琳洁递过的一叠材料中飞快地落到张高平的伤痕鉴定上。

    “无条件鉴定”,“结论”栏里是五个潦草的大字。

    上天似乎有意让他体验在沮丧与兴奋之间轮回的快感。一份《杭州市法医学会关于DNA鉴定报告》【(2003)125号】被他眼角的余光扫到。报告的最后一行,赫然写着:所提取的王某(即死者王冬)其余8个指甲中末端检验出混合DNA谱带,可由死者王某与另一男子形成,排除由死者王某与犯罪嫌疑人张辉或者与犯罪嫌疑人张高平的DNA谱带混合形成。

    王亦文平静地要求:“让我把这几份鉴定复印一下。”

    “不能复印。”

    “那我抄一下。”

    “你快点,我还有事。”

    控制着不停颤抖的手,当把报告重新扔回赵琳洁手中时,王亦文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放人吧。”

    “那也得领导决定啊。”女检察官的语调依旧职业而淡定。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延伸阅读 重庆律师网络办公室 | 值班主持律师
  • 上一篇文章:大数据时代,被遗忘的“被遗忘权”
  • 网友评论 查看本信息评论 | 举报
    重庆律师网信息,更多精彩在首页,点击直达
    律师纪实
    刑事辩护受理
    刑事侦查辩护委托    审查起诉辩护委托
    刑事一审辩护委托    刑事二审辩护委托
    死刑复核辩护委托    刑事再审辩护委托
    诉讼仲裁代理
    买卖合同纠纷代理    借款合同纠纷代理
    租赁合同纠纷代理    房屋买卖纠纷代理
    建设工程纠纷代理    房产开发纠纷代理
    产品责任纠纷代理    网络侵权纠纷代理
    触电损害纠纷代理    铁路运输纠纷代理
    交通事故纠纷代理    人事仲裁纠纷代理
    离婚争议纠纷代理    财产损害纠纷代理
    不当竞争纠纷代理    网络域名纠纷代理
    特许经营纠纷代理    保险金融纠纷代理
    合伙企业纠纷代理    其他民事纠纷代理
    重庆律师 | 律师行业 | 律师纪实 | 律师实务 | 律师法学 | 律师执业 | 法律风险 | 业务办理 | 诉讼代理 | 刑事辩护 | 法律咨询 | 联系律师
    律师的甄别
    识别真假律师
    对律师的错误解读
    以什么标准判断律师是否专业
    律师的作用
    为什么需要律师
    律师表现对于胜诉到底有多大影响
    重庆律师告诉您官司打不赢的原因
    重庆律师为什么不给您胜诉承诺
    如何选择律师
    聘请律师的误区
    找律师,最忌讳说这八句话
    重庆律师不接待的十类当事人
    重庆律师收费
    重庆律师服务收费指导标准
    你知道重庆律师是如何收费的吗
    同样的事情,律师收费可能会不一样
    重庆律师对刑事案件不能风险收费
    委托流程
    重庆律师办理法律事务流程
    咨询重庆律师
    重庆律师法律事务受理大厅
    律师服务大厅
    重庆律师诉讼代理法律事务中心
    重庆律师刑事辩护法律事务中心
    重庆律师专项法律事务中心
    重庆律师法律顾问法律事务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 CQLSW.NET 2008-2019  |  重庆律师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下载任何信息,任何使用均得恪守《使用协议》联系方式  |  重庆律师业务办理平台(重庆律师网上服务大厅)